欢迎来到丹东市振兴区长安网!
主办:中共振兴区委政法委员会振兴区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
他山之石

浙江:联合接访组一揽子解决纠纷

发表时间:2014/6/24      来源:法制日报      责编:

        到办公室一坐就是半天,香烟一支接着一支地抽,聊到深处容易激动,最显眼的还属那一尺长的头发和半尺长的胡须……上访户老马给浙江省临安市很多领导留下深刻印象。
  但前不久,老马痛痛快快剪了头发和胡须,久违的笑容出现在他的脸上。“这笔钱整整追了10年,官司打赢了,就是拿不到钱,如今终于如愿了!”他高兴地说。
  股权转让引发案中案
  61岁的老马原是杭州天马纸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,公司一度经营得红红火火。但2003年公司陷入经营困难,经临安市政府招商引资,他先后两次将手中天马公司的股权转让给绍兴人裘某和傅某,合计转让金额630万元,两次转让都在工商部门办理了合法股权变更登记手续。
  2004年12月,中国农业银行临安支行起诉天马公司拖欠贷款,天马公司败诉并被公开拍卖,绍兴嘉利包装材料有限公司以560万元价格将土地、厂房、设备等竞拍到手。后来,嘉利公司改名为嘉源公司,裘某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。
  两次转让合法合理,后面的拍卖也完全走法律流程,但老马却坚持称自己被骗了,转让款他只拿了60万元。那么,剩下的570万元去哪了?
  2006年10月,老马向法院起诉,要求傅某支付35%的股权转让款220.4万元,法院判决老马胜诉。由于傅某没有其他资产可供执行,法院只能在其退休金中每月扣除部分款项代为执行。
  傅某不服,称自己给裘某打工,只是代签合同,合同写上转让款也是作为到工商部门变更股东登记之用,并不真实存在220万元转让款问题。
  就在这时,传来嘉源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数亿元,裘某因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的消息,嘉源公司名下的资产,即天马公司的土地及厂房设备又面临着公开拍卖。
  “我的股权转让款还没有付清,凭什么拍卖天马公司的土地和厂房?”老马想不通,多次向越城区人民法院反映,还住进了厂区,开始养猪养鸡。
  而此时,天马公司已正式拍卖给杭州恒会达公司。为了维护司法权威,越城区法院在临安市法院及当地党委、政府的配合下,对养鸡养猪的厂房进行强制腾退。但马某不服,不断到临安市委、市人大、市政府及相关政法机关上访。
  联合接访组答疑解难
  案情复杂,涉及单位众多又跨区域,绍兴、临安两地相关部门均与老马多次沟通,但效果不佳。直到2013年8月,事情有了转机。
  省委政法委副书记刘树枝在临安市开展“走亲连心”活动时,接到老马的信访案,刘树枝叮嘱两地有关部门要通力协作,依法妥善解决。
  鉴于案件的特殊性,省委政法委有关处室对此进行了专题研究,系统调查和梳理原来企业的经营状况、法院拍卖执行中的问题。调查人员从还原当初事实入手,仔细翻阅当年卷宗,还到南湖监狱会见了裘某,进一步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,核实关键细节。
  摸清情况后,由省委政法委有关处室牵头,联合临安市委政法委、临安法院、绍兴市委政法委、越城区法院成立联合接访组,到临安现场办公,接访了老马和他的律师。
  “公司在转让之前,欠银行近900万元是不是事实?”
  “股权转让时有没有存在欺诈、重大误解、显失公平等情形?”
  接访组一边向老马抛出问题,一边细致地罗列查证的事实,耐心分析法律疑难。
  面对确凿的证据事实,老马终于打消了要回天马公司的念头,同意接受经济补偿。但是在补偿金额上他不愿妥协,坚持500余万元。
  接访组再次提出,股权转让合同合法有效,转让款总额虽然达到630万元,但是真正提出诉请并获法院支持的仅有200余万元,而且傅某也没有履行能力。
  接下去,接访组继续不厌其烦地做老马的思想工作,努力为他解决一些实际生活困难,还动员老马所在地乡镇干部一起与他谈心,化解他的心结。
  接访组在全面分析各方利益关系后,提出解决方案:基于老马对傅某的胜诉判决,给予老马一个相对合理的补偿金额;考虑到老马的实际经济困难,给予一定司法救助,帮助解决生活困难;老马放弃对傅某的相关诉讼权利,一揽子解决本案纠纷。
  老马同意了这个方案,并正式在调解协议书上签字。此后,相关补偿款和救助金全部到位,这桩历经10年的涉诉信访案画上圆满句号。

分享到:

Copyright © 2013 - 2015 ddca.gov.Cn. All Rights Reserved.

版权所有 © 中共丹东市委政法委员会 未经许可,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在任何媒体上擅自转载和引用本网站内容

主办:丹东市委政法委员会 丹东市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

 辽ICP备13011332号-1 电子信箱:zzbjzpa@163.com

【您是第 位访问者】